7年前怀揣梦想来到北大,从保安到物业,他半工半读,向上向善,从司考时代到法考时代,他屡战屡败,屡败屡战,连续6年报考,终通过法律职业资格考试。

抖得了空竹、打得了快板儿、写得了诗词,他多才多艺,小有名气,他热心公益,坚持献血10余年,他是师生口中的“传奇小哥”,他是北大法学院物业小哥刘政。

因投入,见自己,见天地

“一开始对法考没什么敬畏之心,直到懵懵懂懂,屡战屡败。”

今年1月的一个普通清晨,刘政怀着忐忑的心情坐在电脑前等待查询自己的主观题考试成绩。这是他第6年、第8次参加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(“法考”,前身为国家司法考试,“司考”)。一如其他的全国大型考试,出分当天,网站频频崩溃。刘政坐在法学院陈明楼的沙发上,机械地刷新着网页。110分!通过!当进度条缓慢加载出成绩时,刘政感到的不是激动,而是一种平静。不过随后,他还是用手机又查询了一次,确认结果。

刘政法考成绩

刘政毕业于一所民办二本院校的工科专业,在备考研究生的过程中逐渐对法律产生兴趣。2015年,他来到充满“神一样存在”的北大保安队,希望圆自己一个名校法律梦;2016年,他开始利用业余时间备战“司考”。尽管这个考试号称“天下第一考”,通过率极低,但一开始,刘政对此并没有什么敬畏之心,以为“一场不考英语和数学的考试是没有什么含金量的”。

2016年,首次参加司考,败北。

2017年,参加末代司考,败北。

2018年,法考元年,客观题差1分,败北。

2019年,法考客观题通过,主观题败北。

2020年,奋力备考主观题,100分,败北。

2021年,客观214分,主观110分,上岸。

——刘政的六战“法考”经历

然而事情并不顺利。从司考时代到法考时代,考试的难度逐渐加大,报考的人数逐年增加,他在法学院的工作时间是从每天下午五点值班到零点。为了学习,他每天清早8点又准时到教室旁听法学院的课程,之后在理教专心自习五六个小时;临近考试,抢在闹钟之前起床复习……

刘政的法考之路好像格外漫长艰辛,他说:“法考就像在一个小黑屋里洗衣服,你永远都不知道洗没洗干净,一遍遍慢慢洗就好。”滴水石穿,玉汝于成。经历过客观题差1分的沮丧与不甘,经历过2次主观题未过导致客观题成绩作废、从头再来的绝望。2021年,刘政终于以客观题214分与主观题110分的成绩成功上岸。

6年的坚持,收获的不止《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证书》。在浩瀚的法学宇宙,刘政窥见了自己的渺小。“北大像一块沃土,我们都是种子。我的起跑线虽然不高,但我愿意一直奔跑,始终向上。”法学院的物业工作让刘政接触到了中国法学界的各位“大佬”,近距离聆听国家级精品课程,结识了北大法学院的优秀同学。他们或是在专业上给予刘政鼓励和指导,或是在能力、习惯方面给刘政巨大的影响。

了解到他正在备战法考之后,从赠送最新版的法律教材到邀请他旁听课程,甚至是耐心地为刘政的论文提出修改建议,法学院的老师们给予了刘政很多帮助。同学们也颇为热心,有人还特意写文章给他加油鼓劲:“相信刘政一定能考下法律职业资格证!”。北大师生的关心和帮助,是“传奇小哥”刘政坚持、刻苦、向上生长源源不断的动力之一。

法学院张双根教授赠予刘政精品教材,并在扉页寄语

不断向善的人,也是不一样的烟火

作为物业工作人员,为大家的工作、学习提供便利,是刘政的初心所在。

2020年初,新冠疫情骤然袭来,刘政坚守在岗位上,用心为师生守护这方知识净土。这在他看来,都是普通的事,日复一日,他始终尽职尽责:“身为一名共产党员,在疫情面前,理应冲锋在第一线。坚守岗位只是我能做到的及格线。”疫情防控常态化后,学校逐渐恢复往日的生机,法学院陈明楼进出人员登记、往来邮件收发、会议室预定管理、夜间安全巡视…日常的物业工作单调琐碎,却必不可少。

2020年春天,坚守在疫情防控岗位上的刘政

在工作中,富有“人情味”是刘政收到最多的评价。上夜班时,他的一项工作是在晚上11点督促同学们离开。但每次看到大家正就学术问题讨论得热火朝天,刘政都不忍打扰和催促,总是尽量为同学们多争取一点时间。他笑言:“这是我的‘自由裁量权’,我要用它尽可能温暖身边的人。”几分钟的宽限背后,是刘政的将心比心、善解人意:“毕竟我也是学生过来的,很理解他们这种好学的心情。”善良温和成为刘政最美的名片,他在工作中倾注着无限热情,暖心的服务赢得了广泛好评。